海底捞Aa

长久忍耐,永不止息

[涉英] SIMILE 06 (哨向AU)

*以涉英为前提
*哨向设定 in au
*前文在主页

———————————————————————

坐在即刻起航的飞机上时,弓弦怀里的手机响了,他飞快瞟了一眼来电显示,动动指头掐断了,但是通讯设备仍在不停尽责地震着。

手机还在响。原本侧靠着的青年慢慢坐直身子,向一旁的空乘示意以后终于摸出手机,他白玉一般的手指挑过屏幕,很普通的动作就带上了一丝慢条斯理的味道。

“伏见弓弦。”

“你现在在哪儿!”几乎不等他自述完,屏幕那面就传来一个急躁的声音,青年皱眉,把手机拿远了一些。

“我正在休假中,莲巳部长。”

莲巳敬人才反应过来,刚才报名字时伏见弓弦并没有像往常在自己名前加上部队和所属,但是此刻他管不了那么多。

“听着,不管你现在在哪儿,马上,回到驻地去通知英智…不,通知日日树让他今晚立刻派人加强海岸沿线的封锁。”

……

“你在听吗?伏见!”

“如果只是普通增防的话,为何不直接申报调度台,调度台会立刻调频向fn传令的。”青年一边夹着电话,一边无声地叹口气,把原本放上行李架的物品抽了出来。

电话那头莲巳敬人沉默半刻,语速也慢下来。“我知道这有些不合规矩…但是那两个人的手机根本打不通!而且这次增防必须保密,还有…”他突然停顿。

“最重要的是,往交火区那条线的无人区那里派一些信得过的人去。”电话里出现了一些杂音,莲巳似乎那头在翻动什么东西。

“我不能百分百确定,但是今晚可能会有人从那边过来,是…从东线秘密撤下来的人,需要接应和善后。好了总之你现在马上返回去,等等,你不会在飞机上吧?!”

说罢不等弓弦答复,便听到电话里莲巳敬人不知对着那边的谁喊道:“把从瓦登起航的飞机,不管公家的私家的全给我拦下!”




秋季的海洋风最喜怒无常,洋流从北半球越过赤道再逆行,海面上已经涌起黑色的浪潮,一波一波泛起又伏平,像海怪张开贪婪的巨口。 

季风带来寒气和冰冷的雨水。为了不让天祥院英智受凉,在雨下大之前就把他扶到了岸边就近的哨塔里。两个人心怀歉意地征用了值班哨兵的休息室,日日树涉才摸到英智的后背衣服湿透了,风一吹那把薄背脊就在手里打颤。

这个哨塔的位置很偏,休息室环境也相对简陋,没有吹干衣服的地方。日日树涉也淋了雨,不过哨兵体格好体温高,一会儿时间竟把衬衫捂干得差不多了,于是天祥院英智脱掉湿衣服,穿着日日树涉的干衬衫,坐在咯吱咯吱的木板床上,围着日日树涉给他不知从哪儿抱来的,落了一层薄灰的被子。

他从被子里伸出一双手,日日树涉倾身向前,那双手就按上他的太阳穴。 英智的手带着点水气,却意外的不凉,温温柔柔地用指腹贴上来,没有带来什么不适感。

日日树涉披着大衣长发散落,真空着上半身坐在床边,怀里抱着天祥院英智的衬衫继续当人体烘干机。天祥院英智看着此情此景倒是脸不红心不跳,反而是他配合英智的动作,把自己头发撩到后面,露出有点发红的耳尖。

“你过来一点。”天祥院英智轻轻说。

日日树涉闻言想了两秒,朝他蹭近了一些,然后慢慢把额头低下去,想去够英智的。却没想到英智突然笑了,用手心抵住了他。

撒娇似的:“太近了太近了…涉这么近我都快要没办法呼吸了。”

日日树涉只好抱着衬衫坐直了身子,他先是减弱了一些精神壁垒,让它不再像令无数向导困扰的那样牢不可破。

他感受着英智温暖的指腹游移在他头颅最脆弱的部位,又慢慢地再撤了一些防御力道…最后干脆把心一横——撤下了所有的精神壁垒。


向导的精神力具有得天独厚的攻击性和控制力,专从人类最脆弱的精神入手,这使得他们在面对无论在感官还是体能上都超强于自己的哨兵时尚有一力可战,甚至有在毫无防备时体验过可怕精神攻击的哨兵把向导比作为克苏鲁现世。

而哨兵,相应的,为了避免这群身体天赋卓越的天才成为被向导们动动脑子就能揉捏的消遣,上帝赋予了他们构建精神壁垒的能力。为了防备无声无形的精神攻击,大多数哨兵甚至无时无刻不在支撑巩固着自己的精神壁垒,在常年的训练下,坚实的壁垒已经同根深蒂固的保护意识划上了等号。

纵然是日日树涉也不例外——撤去了精神壁垒的日日树涉觉得自己像一只被拔了羽毛架上烤箱的鸽子。

这种感觉……amazing!他稳住心神,默念一句,然后迅速伸出双手环住了天祥院英智的腰,像抱着一个大型毛绒玩具一样来缓解失去自主保护的不安。 

尽管有犹豫,但是最终撤下了所有防御的日日树涉表现出了令人震惊的诚意。天祥院英智的精神力一触上日日树涉名存实亡的精神壁垒就惊诧地睁大了蓝眼睛,随后马上用自己的精神力严严实实地覆盖了两人及其方圆十几米,以此保证哨兵的安全。

完全放弃抵抗的想法,让向导的精神力完全流入自己的意识,再温柔地包裹住整个脑内世界,日日树涉感到一阵不由自主的放松。

像是沙漠中的旅人终于寻见了淌着涓涓细流的圣城,又像有谁扯着他不存在的残破翅膀把他从摇摇欲坠的天幕拉到坚实的土地上——过于甜美而舒心的感觉,反而让久旱的日日树涉不知所措起来。

他脑子放空,一颗心却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诚惶诚恐地跳,环住天祥院英智腰间的手不断收紧,最后勒得人差点喘不上气。

天祥院英智哭笑不得,迫不得已分出一点神来柔声劝道:“放松…涉,没关系的,放松……勒着我疼…”

有了不久前的经验,听见英智喊疼,日日树涉就放松了手上力道。逐渐在精神梳理中找回一点自我的哨兵安安静静地抓着向导的衬衫——其实是他自己的,然后又张开手掌抚上腰去,满足地握着,又回到了那个单身情圣的绅士模样。


一点也不意外但是又不得不说的,天祥院的精神力和他的很契合,契合到仿佛他们从觉醒开始就天天拿着对方做对抗和安抚练习的沙包和小白鼠,即使是普通的,浅层的五感调节都能让他像被顺毛的猫咪一样愉快支起不存在的尾巴。

日日树涉心里估算着,如果把天祥院英智的精神体测报告和自己的报给政工科做评析,得出的契合率一定在令人难以置信的95%以上。

上面为什么会给他空降这么一位身份尊贵但又与他如此契合的顶级向导,在这颇危险的瓦登海岸?难道只是为了解决他的单身问题?倒不是没可能,未结合哨兵和未结合向导之间极其容易互相吸引,任何肉体或精神上的接触都可能导致失控,由此所有中高层未结合哨向共事是要经过政工部决议的。

如果天祥院英智不是因为别的而是真被军委调遣而来,日日树涉发自内心觉得政工部终于看对眼了一次,下次作报告的时候得去送一筐玫瑰。

可惜,日日树涉的直觉告诉他,不是————这个,温柔的,与他神契合的金发向导,对他抱有难以言喻的,狂放又内敛的热情。

这种感觉很陌生,但对日日树涉而言又是如此致命的芬芳,就跟那向导的金发一样,仿佛能滴出金黄的蜜糖,勾着他的舌尖吸引他从浅尝即可到食髓知味。



“涉?”浅层的五感调节完毕,见日日树涉有些走神,天祥院英智轻轻喊他。

涉从飞到天边的思绪和舒适的精神力抚慰中回神,就见英智似乎手酸似的,把小臂搭在他肩上,凑到他耳边问他:“可以让我到涉的精神图景里看看吗?”

……

日日树涉似乎沉默了几秒,然后他笑着:“皇帝陛下胆子真大。” 天祥院英智的蓝眼睛不依不饶地盯着他,日日树涉才揪揪自己的头发道:“…我很不建议你进去,很久以前也有向导尝试着进去最后都匆匆撤出来了…太危险。”

还没等他吐出最后一个音节,英智的指头就覆上了他嗫嚅的嘴唇。

“我可是梦之咲——甚至整个联盟最顶尖的向导之一,涉越是这样说,我越想尝试呢~”

哪怕见面不过数日,日日树涉也知道自己恐怕拗不过这个人,所幸摩挲着英智搁在自己肩上的双手嘱咐道:“不要跑到太远的地方…不要去边缘,如果不舒服就立刻出来。”


与上次在梦中凡尔赛趁着涉深度睡眠时偷偷潜入时稍微有点不一样,估计是因为有了向导哪怕短暂的陪伴——哪怕仍是落日余晖下的无边草原,却没有了上次那样的灼热感,甚至从远处,望不尽的金色地平线的方向吹来一阵阵的风,波动着野草。

似乎稍有好转,英智心底有些宽慰,接着他把之前广泛铺开的精神力收束起来,凝成细细一根探针,沿着野草东倒西歪的大致方向探去。

一阵凌厉逼人的威压感顺着精神力爬上天祥院英智的脑神经。啧!他甩甩头,不快地咬了一下舌尖,强忍着不适感往精神图景的边缘望去。

幸好只是试探了一下,而不是所有精神力一起漫过去,不然自己的精神力也可能会被暂时粉碎。在那天祥院英智熟悉的,自天际横劈一道的巨大沟壑里,有一股蛮横,强大的精神力阻碍着他的靠近,在夕阳下散发着令人战栗的威压,阻挡着所有来访者的步伐。

天祥院英智偏过头不去直视火一般燃烧的夕阳,他握了握拳,还是朝那令人生畏的边缘走去,虽然他每走一步,都能感到一股极其霸道的力量在推赶他。

终于他似乎无法忍耐似地停住了脚步——一股莫名其妙但又无法忽视的熟悉感从天祥院英智的心里腾升起,这让他心跳几乎跳漏了一拍,接着,他难以抑制地向后重重倒去。

那股力量里似乎包含着太多的感情…最为铺天盖地的就是填满了整个深渊的绝望。

掉出哨兵精神领域的感觉就像突然坠入冰凉的水面,不断下沉。

天祥院英智猛地抬起头,汗湿的金发凝在额头上,他紧紧抓着日日树涉的头发,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英智?英智?”日日树涉扶着他的肩,着急地喊他。

“我没事…………嗯?”天祥院英智好容易顺平了呼吸,突然觉得肚子痒痒的,低头却发现在两人的怀里不知何时窝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动物。

是一只毛光水滑的雪狐,蜷起大尾巴缩在两人身体构成的温暖的缝隙里,偶尔抖抖尖鼻子和尾巴示意别人自己是个活物,像归巢的幼鸟一样亲昵慵懒地享受着向导的安抚和体温。

“……”

“这是我的精神体。”

见英智沉默了,日日树涉赶紧伸手捏着雪狐的脖子把这只放肆的家伙从英智身边拎到自己怀里,狐狸叮咛一声,不乐意地蹬腿,日日树涉表情却有点严肃。

“我刚才听到停战的无人区传来了几声枪响,虽然不多而且稀稀落落的,但我还是应该过去看一下。”

说罢,他穿上了怀里的英智的衬衫,一手摸到插在军靴里的铜指虎军刀。然后不知道从哪儿,变魔术似的掏出一把M4A1,然后再在休息室翻箱倒柜摸出了一个落灰的退制器安在枪口。

也许是刚刚经过安抚,哨兵明显状态很好,收拾妥当之后他转过身看着英智仍皱着眉坐在床上。

“不要出声不要走远,一会儿我回来接你。”

话音未落,英智突然揽过他的脖颈,目光却一直盯着房间角落里的一处。

“我们现在周围。不超过一百米的地方,有两个人,一个哨兵一个向导——从无人区来的。”

随着天祥院英智压低声音,那只自从日日树涉起身后就一直窝在英智脚边的雪狐突然睁开眼,跳到日日树涉的肩头。

tbc.

——————————————————————

其实精神体这个玩意儿英智也是有的,不过目前被他作没了......还是涉的好,英智可以抱着乖乖随意揉捏x
鉴于精神体某种意义上是主人意志的体现……所以……

评论(13)
热度(101)

© 海底捞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