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Aa

长久忍耐,永不止息

[涉英] SIMILE 07 (哨向AU)

*以涉英为前提
*哨向世界观,私设有很多



————————————————————————


“有两个人…一个哨兵一个向导,从无人区来的。”

日日树涉轻轻地皱了一下眉,似乎感到了短暂的困扰。

“真不是个好天气呢。”天祥院英智叹了口气,扶着涉的腰翻下床往身上套外套。

“如果没有感冒的话我能更早一点发现他们的……不过现在也不迟,涉你还带了其他的东西吗?手枪就好其它的我可能拿不动。”

一边有些手忙脚乱地帮英智扣上扣子,一边掏空了自己衣兜的日日树涉摇摇头。

“……那涉要保护我哦?”

“竭尽所能。”这么回答的时候,趴在涉肩头的雪狐乖巧地跳到了英智的肩头,像成功跳过两个小小的堡垒,满意地用大尾巴蹭着向导有些冰凉的脸颊。

“哦呀……”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被海雾对于能见度的干扰已经到了足够令向导困扰的地步,日日树涉凑到天祥院英智耳边轻轻说:“听声音,不止两个人,离我们最近的那个哨兵用的是勃朗宁,我没见过——另外的那几声……我熟悉的制式,是敌人的。”

“嗯……”天祥院英智若有所思,他鼓励似地拍了拍日日树涉的背。

“去吧。我会在你身边。”



哨兵的长发被放进外套里,痒痒地扫着脖颈,让他觉得咸腥的海风也没有那么冷了。日日树涉贴着冰凉的墙壁一点一点往哨塔下移动,哨塔的旋转铁梯已经生锈,如果稍微用力一点就会发出在哨兵耳里如同惊天巨雷一样的声音。

其实占领哨塔作为制高点是最聪明的————可是,那是向导所在的地方,作为哨兵拥有的本能让日日树涉小心地搜寻着声音来源,希望着能将这些声音带离这点灯的哨塔。

不带迟疑的从空中跳到地上。夜里空气骤降,白沙里掺杂着细小的冰粒,踩上去噼里啪啦的,使人脚底生寒。所幸向导确实与他同在————一瞬间的,感觉不到寒冷了,脚步也轻盈起来。惊讶的同时,日日树涉忍不住转身向身后哨塔望去。

还冷吗?凭借着安抚过后建立的一点精神联系屏蔽了日日树涉的温感,天祥院英智对着无人的窗外无声地问道。

然后他撩起裤腿,苍白劲瘦的小腿脚踝处上贴着一把袖珍手枪,顺着他流畅的肌腱完完全全隐藏在了制服下。天祥院英智熟练地抽出它,揉揉有些冻僵的脸,走出了休息室。


开始飘雪了,哨兵心里暗暗叹一声。交战区的边界已经落得白茫茫一片,这片巨大而宽阔的绞肉场被装点上了美丽的薄纱,似乎有什么士兵的血肉浇灌成的东西在底下悄悄的生根发芽——是希望,也可能是其他的。

并不是所有的士兵都像日日树涉这样乐意于靠近休战的无人区,对于大多数作为普通人的士兵来说,这无异于靠近地狱。日日树涉站在雪地上,他脱掉了深色的外套,只着了内里便于隐去身形的白衬衣。他枪口朝上鸣了两枪算作对于闯入者礼貌的官方警告。

可是很显然的,对方谢绝了日日树涉的好意,在哨兵的感知领域中,入侵者的枪声和脚步声越来越近。


比起需要实物做载体的攻击——快过子弹的,是意料之中的无差别精神攻击。

突如其来的精神冲击让日日树涉险些一个踉跄,握着枪恍惚了一下。但是未等他加固自己的精神壁垒,一股熟悉的精神力就无声无息地融入了进去,像织网一样细细密密地织成柔和而坚固的屏障。

未知来源的精神攻击在继续,日日树涉甚至感到那位不知名的向导离自己越来越近,同时五感似乎又清晰了一些,天祥院英智的精神力像拨动阈值一样的尽力把自己的五感调整到最适应雪地的程度。

日日树涉安静地伏在雪地里,往枪栓哈了一口热气——入侵者很近了,哪怕雪地在脚底发出的咯吱声努力被控制得微乎其微。突然日日树涉停住了起身的动作,另一股精神攻击先于他覆盖了这片雪原,和先前的那从未断过的精神力碰撞在一起,空气中似乎都摩擦出火花。

日日树涉本人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是有差别攻击,很显然的,是留在哨塔里的那位金发向导出手了。天祥院英智虽然身体差得厉害,精神力却一点都体现不出来。

如果说先前那位向导的攻击带有更多的试探意味,则天祥院英智的攻击则是真正意味上的攻击了,甚至还掺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隐入簌簌细雪里。

不出其所料的,不知名向导的精神力弱了,似乎是及时止损一般收了回去。天祥院英智的精神力也渐渐变得温和,虽然仍强势地覆盖着,但分出了一些细小的精神束轻轻抚过涉紧绷的神经。

日日树涉眨眨眼,这种奇妙的感觉就像英智柔软的金发扫过他的手背。确实很舒服,像是多出了另一个自己,在想喝茶的时候递上茶杯,在想要睡觉得时候垫上枕头。



“砰!”

日日树涉神色一变,从藏身的雪堆里翻滚而出,头顶的树冠被弹药劈开花,而他前一秒伏着的雪地已经被坠落的冰叶和冰棱扎了个对穿。

在哪儿?!日日树涉飞快地翻进树林里,借着树干的掩护急切地搜寻着入侵者的所在之处,而刚才的枪声又不适时的消失了。

是谁?刚才的那一枪对于一个哨兵来说似乎过于谨慎了些,比起哨兵偏爱的,直截了当的格杀,这样试探的冷枪更像是……向导。

像是为了证实日日树涉的猜想似的,先前的精神攻击去而复返,只不过这次更猛烈了,犹如一片锋利的剑尖想要剖开日日树涉的精神壁垒。

日日树涉扶住一棵树以稳住自己,但是比起被精神入侵时的恍惚和作呕感,更让他慌乱起来的是另一个念头——天祥院英智的精神力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突然消失了,没有任何预兆也没有任何告知的,从他的精神里抽走了。

以日日树涉丰富的侦查经验,这名对他发出攻击的向导应该在他附近一百米以内,不然这精神攻击也不会这么要命。而他没有在周围发现哨兵,那么先前英智提到过的另一名哨兵…


不好!日日树涉猛地把自己从靠扶着的树干上推起来,那名向导的精神攻击仍然在撬动他的精神壁垒,为他带来眩晕和强大的压迫感。日日树涉清楚,对面可能也是一名实力相当强大的向导,这时候他作为哨兵最实际的手段应该是安静地等待向导精神波稍弱的间歇,再找到他,送他一枚通向极乐世界的子弹。

可是日日树涉顾不上这些了,他咬着牙往树林深处扫射了一圈,白花花的雪争先恐后地落了下来,盖住哨兵的脚印。日日树涉就沿着来时的方向狂奔而去,那名向导明显体力不及他,一时间没跟上来,精神攻击也弱了,日日树涉的眉毛却拧得更紧。

天祥院英智的精神力已经消失有一会儿了——是说如果,如果真的遇见对方的哨兵,他有能力抵挡吗?还是说已经——来时的路有这么长吗?

就在他百般焦急的时候,远处的海岸传来一声清楚的枪响,在哨兵耳里犹如惊雷。

英智没有枪。

日日树涉差点一脚踩空,身后传来细碎的枪声,似乎是微型冲锋枪,把他面前的地面打出一个又一个冰窟窿。日日树涉迫不得已转过身,准备迎接这个追缠不舍的向导。

紫色的双眸沉下来,把汹涌的情绪压在眼底,日日树涉一瞬间筑起比平时坚固数倍的精神壁垒。

入侵者的脚步在他耳朵里十分粗重了,也许已经被长时间的追逐奔跑战耗去了大部分体能。日日树涉捻雪揉了揉太阳穴,保持绝对的清醒,他拇指摩挲着枪口,瞄准了树林之间某个部不起眼的角落。

“嗯?”在日日树涉扣下扳机之前,哨兵的视野里,瞄准的树丛间漏出了一丝黑色的衣角。

黑衣?因为战场在北半球的海边,所以无论如何不过是fn还是敌人,都不会穿黑衣。

衣角的图案歪扭细长,似乎还有些眼熟,这人是……?

窸窸窣窣的一阵声音以后,那叫黑色的作战外套被扔了出来,黑色的布料上绣着简洁明了的两个字母:UD。

一片沉默以后,日日树涉的手指悄悄离开了扳机。

一个细长的黑色人影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入侵者黑发红眼,若非全身衣物浸湿了雪水头发上粘着树叶而显得有些狼狈,还能勉强维持着一丝游刃有余的气质。

“零?”日日树涉从瞄准镜后抬起头。

“汝若是早一点表明身份,吾辈也不至于把汝当成追击者,跑得这么狼狈。

“你怎么会来这里?这可不像是个惊喜。”

朔间零抖去身上的雪水,耸耸肩表示说来话长勿要再提:“汝的精神力似乎有了一些改变,吾辈没有认出来,这里有别的向导吗?话说——汝刚才在找谁?”

“…英智!”被入侵者提醒了,日日树涉从变数中抽身出来,他匆忙拿起枪,留下一个在雪地里越来越模糊的背影。

“英智……天祥院英智?”朔间零喃喃地念道。


“怎么会……?”


Tbc


涉:你tm逗我
老零:难以置信

评论(6)
热度(104)

© 海底捞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