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Aa

长久忍耐,永不止息

[涉英] SIMILE 08(哨向AU)

*以涉英为前提
*au,哨向世界观
*我不得不说了,不知道雷不雷但是很狗血
*有看板,虽然不多但是雷的话还是算了

前情:07

———————————————————————————

哨兵羽风薰从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狼狈的时候。他和朔间零用了几天时间无声无息地跑过了大半个战线,却在途经瓦登的时候偶遇追兵,迫不得已拐进了fn的驻地,严格来说还只是在驻地边缘。

他们都已经疲惫之至,更别说朔间零还受了伤——作为他的哨兵,哪怕朔间零不说羽风薰也心知肚明,朔间零的精神力虽然极富侵略性,但是能坚持的共鸣时间却很短。连续不断的遇袭导致的强行共鸣可能已经损伤了朔间零的精神,所以他一路上时而昏昏沉沉时而异常亢奋——这么想着,羽风薰奔向了哨塔,如果没记错的话哨塔里应该备有缓解精神高压的缓和剂。

想到这里,羽风薰有些急,他佯装不知情地在掺雪的沙地上奔跑着,在翻过哨塔的铁栏时迅速转身蹲下反手押出了两颗子弹,一发中了一发没中。于是他往前一滚躲开被射爆发红发烫的铁栏,手腕一抖又送出了一枪。

“怎么说我也是个哨兵吧……被追着跑真是太掉价了。”看着黑暗里的人影倒地,羽风薰摩擦着勃朗宁的枪身,这样的动作带给他极大的安慰感。

哨塔很安静,羽风薰大踏步地走到贮藏室开始翻找。“没有?……别的地方没有了就算了怎么说fn也应该有吧,毕竟上次…!”

羽风薰突然暴起,抬腿踢起旁边沉重的储物柜,储物柜在空中炸裂开——里面的东西,粉尘和细碎的零件散落一地。粉尘有一些模糊视线,而零件落地的声音则干扰了哨兵的听觉判断。

没有点灯的哨塔,为什么有向导在这里?!

精神攻击乘虚而入,为了尽快地赶到朔间零身边,羽风薰只分出了可以勉强维持意识清醒的力量去巩固精神壁垒,他不停地跑动,踢爆哨塔各处设施或者迷惑性地射击各个不起眼的角落,等着暗处的向导现身。

在粉尘弥漫和各种让人烦躁不已的噪音之间羽风薰敏锐地捕捉到一丝喘气声。

反应过来时,勃朗宁的枪口已经指向了窗沿。哨兵超常的视力让他可以探查到那月光下那个模模糊糊的,打进窗内的人影。羽风薰闭上一只眼,他抬起的上臂沉而稳,就像他每次举起枪的那一刻,自己可以听到的近乎停止的心跳。

只可惜————扣下扳机的一瞬间,羽风薰突然痛苦地弯下腰————子弹偏了。

像是大脑被重重拍击了,羽风薰甚至生出了喉咙腥甜的幻觉。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精神壁垒就被突破了,只是向导的精神力看似温和,加上隐忍,羽风薰居然一直没有察觉。

但好在,哨兵毕竟是哨兵,有朔间零在,就算这个向导实力再强也不可能让羽风薰立刻陷入晕厥。
他像一支绷紧的弓扑向导的藏身之处,那人似乎躲闪不及,被他拽住了衣装往冰冷的地面一怼,那人哼了一声,似乎是把痛呼咽了回去。

同时,子弹擦过羽风薰的脸颊,在空气中留下好一些火药味。他大惊,没想到这个向导居然还会枪体术——羽风薰用尽全身力量想要压制住这个向导,却都被灵活的避开了,连发的子弹射在他们两人身体的空隙,擦过彼此的发尾鼻尖,把地板弄得坑坑洼洼。

羽风薰直冒汗,他手中突然空了,自己的勃朗宁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向导手里,向导的力气自然不如他,却灵活柔软得像蛇一样的捉不住。意识到自己的枪口正抵着自己腹部的时候,羽风薰瞳孔紧缩,一拳打穿了哨塔已经千疮百孔的地板,两人随着断裂的木板一起掉了下去!

巨响以后,羽风薰咬着牙挪动着摔没了知觉的四肢从木板尘土下钻出来。坠落的时候那个向导似乎喊了一句“等一下!”之类的,现在则老实地躺在被两人砸出的大坑里,剧烈的咳嗽着。他摸到了失而复得的勃朗宁,安静的黑色手枪枪口重新对准了地上的向导。


羽风薰顿了顿,又一次停下了动作,他皱皱鼻子,海边的空气咸腥,夹着雪水又有些冷冽,两者之间混着一股突兀的味道,像白柑橘花。很熟悉的味道,说起来刚才这个向导的声音也很熟悉,黏黏糊糊的,只是他没有注意。

突然,羽风薰大步向前,一把拉起地上的向导,向导闷哼一声,睁大了浅蓝色的眼睛。

“天祥院??!!”


四杯热腾腾的巧克力奶泡被放在桌子的四个角,无视了四个人的脸色,伏见弓弦优雅地端盘起身。

“没能即使接待是我们的过失——这是少爷最喜欢的饮品,驱寒保暖,请慢用。”

“弓弦…以后有客人来访,记得提前告诉我。”天祥院英智第一个端起了那杯奶泡,他轻轻吹开那层白色的奶油泡沫,说话声音也是轻轻的。伏见弓弦也不多说什么,安安静静地收下四人滴水或带血的衣服,一手托着托盘离开了。

他们四人全部换了身干净衣服,坐在宽敞明亮开着暖风的会客室里。天祥院身上还披着毛毯,露出一小节白生生的手臂由身边的卫生员进行清创;朔间零则躺在沙发的对面,猩红的眼眸半阖,因为注射了缓和剂而有些昏昏沉沉;日日树涉绞着头发,挽成了一个滴水的髻,又从发髻里翻出了一朵玫瑰放在四人中间的花瓶里;羽风薰难得安静的坐着,他捏着绒布细细地擦拭着枪身,像温柔对待一个美丽纤细的姑娘。

日日树涉低头龇牙咧嘴地活动了下面部表情,一如既往地做了那个沉默打破者。

“这可真是令人兴奋的巧合,不仅出乎我的意料——就连那些善于挑动神经卖弄言辞的记者们都不敢这么写!”

“可是见到吾辈的时候汝看起来并没有很惊喜呢涉,对待旧日友人这么冷淡,真是令人伤心。”朔间零闻言睁开眼,他的精神力此刻脆弱又疲惫,整个人斜斜地躺在沙发上似乎真有一丝受伤的意思。

羽风薰赶紧放下了手中的饮料。“朔间桑,好好休息啦,刚才我都差点感觉不到你的精神力了。”

天祥院英智也“嘶”了一声,望向斜对面的羽风薰。“羽风君的力气真的很大呢——明明我已经认出了你的枪。”

“抱歉啊天祥院…太紧急了嘛。”羽风薰举起一只手,配上一个苦笑算作投降。

“哦呀…原来各位都认识吗?那就不用我来引荐了……嗯?”

怀里被压上了什么东西,日日树涉低下头,只见天祥院英智侧坐着,借着桌子的掩护,把卷起裤腿露出伤口的冰凉小腿放在了日日树涉怀里。日日树涉轻微愣了一下,然后表情不变的伸出手抚上那只裸足,绕开了伤口,用掌心把温度送过去。

“……那么,零,你们怎么会到这里?”日日树涉微笑着,挑起一边眉毛。“是想念海风的味道了吗?”

“就算涉再怎么盘问吾辈,吾辈也说不出什么来哦。”

“夜已经这么深了,都已经很累了吧?不如都先回去休息,让弓弦给你们带路…你说呢?涉。”还未等日日树涉说些什么,天祥院英智就发话了,他看了坐在对面的朔间零和羽风薰一眼,羽风薰猛点头表示赞同,就连朔间零也说道:“就算是夜晚,吾辈也很累了呢。”

日日树涉从来都不是勉强的人,见此情景也点点头不再问了,他站起来,似乎准备亲自送送他们。羽风薰却在和朔间零交换了一个眼神以后,先一步拦在了日日树涉跟前。

“你们fn的哨兵静音室在哪儿啊,带我去一下可以吗?朔间桑他状态不太好,一点小小的五感紊乱而已,我不想麻烦他啊。”话未说罢,羽风薰已经拉着日日树涉的衣袖往前走了,日日树涉停了下来看了看他,羽风薰打了一个小小的颤,还是固执地往前走。

所幸日日树涉还是跟了上来。

“fn的静音室在楼顶~”

两个哨兵走后,会客室一下子就安静下来,朔间零掀动眼皮看了天祥院英智一眼,天祥院也安静地坐在原处看着他。

“汝到底是怎么想的。”

朔间零翻坐了起来,他的语调不再懒洋洋的敷衍,展现出了难得的认真。

天祥院英智把他的话听在耳里,却面无表情地捧起奶泡又抿了一口。

“我想的太多了,你想知道哪件事?”

“汝忘了你给吾辈说过的话了吗?天祥院,你似乎…”

不等他说完,天祥院英智就皱起了细细的眉毛,打断了他的话。

“我不会再害他的,你放心吧。”

他放下手中的杯子,微眯起碧蓝的眼睛,扯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朔间…前辈。”

tbc.

大半夜的不睡觉,被人撞见了吧

评论(10)
热度(103)

© 海底捞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