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Aa

长久忍耐,永不止息

[隼始]蔷薇丛 (上)

蔷薇丛

         弥生春八点半时推开活动室的门,发现大部分成员已经用完了早点正精神不振的闲聊,虽然不同于走廊上遇到的早起去晨练做饭的procella成员们看起来有干劲,但这也是在劳累的两组联合公演以后的第二天。
春环视了一圈,没有发现gravi队长的身影,只好叹了口气往二楼走去。
        “春前辈!早上好!”早起的神无月郁从楼梯下跑上来,抓了一把浸汗的毛巾。“又是去叫始前辈起床吗?说起来今天也没有看见我们队长呢”
         “早上好哦郁,是的呢,即使今天是休息日可也不能让他继续睡下去了。”
         九点整,gravi队长睦月始终于成功脱离了温暖的被窝,几乎不曾完全睁开眼的移动到餐厅,幸而众人帮他留足了早点。
         睦月始的昨晚睡得非常不好,他眼下薄薄的青黑证明了这个事实,即使嗜睡是他的习惯,可这对一个偶像来说也是非常的失策。
         根据睦月始的记忆,昨夜演出以大成功结束之后,为了庆祝两组的成员到了附近的一个和式餐厅聚餐到深夜,他甚至还被兴奋的霜月隼灌下了几杯酒,虽是浓度不高的甜酒,可睦月始却是对酒精毫无招架之力,他狠狠咬下一口果酱吐司,无奈的按住昏沉的额头,隼那家伙……
         但这一切并不是导致他睡眠不良的罪魁祸首,若说来适量的甜酒反而让他更早的入眠,从餐厅到他的宿舍再到柔软的床铺这段记忆一片空白,大概是昏昏沉沉的时候被哪个人带了回去吧。
         而最让他在意的是昨晚的梦境,在那沉沉而模糊的梦里,他脚步轻得没有实感,似乎走在一个没有尽头的未知空间里,在他身边大片大片的花丛漫无边界,花香像一层的雾气,小心翼翼的缠上他的鼻尖,似有似无的清甜像少女在清晨祈祷时洒落的露珠,刚好在对香味挑剔的睦月始的接受范围之内,比起浓烈的挑逗更像是诚挚的邀请。
         梦境里大大小小的花朵都是一样的,紫红色的,摇曳着的,带着恋爱气息的蔷薇。睦月始感觉自己像一个偶然闯入禁地的冒犯者,随着他的脚步游走,蔷薇带刺的枝条轻轻试探着触上他光滑的脚踝。
         睦月始低头看着新鲜欲滴的花骨朵,这已经不是他第一 次当这幻境花园里的不速之客了,在他几次极度疲惫的时候也曾梦到过芬芳的蔷薇丛,但那只是依偎在他脚边的一小丛,清甜香气随着蔷薇的影像明灭转瞬即逝。
         所以见到这无边无际的蔷薇花园还是第一次,骄傲的king也睁大了比花色略深的紫色眼眸。到底是奇幻的梦境,一切都不可思议,花朵已经把他当成了熟悉的常客,似乎每一朵都在为他的到来而欢迎鼓舞,睦月始的嘴角也随着柔嫩枝条悄悄扬起,他剥开花丛向前走去。
         睦月始喝完最后一口提神的咖啡,九点二十分。他想起了那个梦境的结局————他随着花丛摆动的方向追向神秘的深处,随着他的脚步,温顺的蔷薇像是被人戳穿心事,窥见秘密的少女一般急急忙忙的缠住他的脚踝,攀上他的小腿,想拖住他的脚步。睦月始梦境的最后一步是他侧躺在松软芬芳的花丛里,未着发胶的紫发散乱,柔顺却坚韧的蔷薇箍住他的身躯和手腕。
         什么啊……从回忆里挣脱的睦月始皱眉,把咖啡搅拌匙往白瓷的杯里轻轻一丢。说起来,还没有看到隼,那个精力过剩的白魔王几乎每天都乐此不疲的来看他睡眼惺忪的模样,并且发表一些诸如:困顿的始也如此惹人疼爱此类的话,来骚扰他晨间的清静。
         他瞥向因为经常光顾而留在gravi活动室里的——霜月隼的茶杯,看来没有来过。
          去哪儿了呢……?今天可是两组共同的休息日。该不会是昨晚睡太晚而睡过头了吧,毕竟没有人能进入隼的房间叫醒他。
          葵传来的声音有些担忧:“始前辈……没事吧看脸色不太好。”
          “啊啊,没事的。”睦月始摆手示意敏感的葵不要担心。
          “啊!始前辈你手腕上……”
          睦月始心中一动,低头看向自己手腕,赫然发现原本光洁的皮肤上居然不明不白的出现了几道红痕,就是那种最寻常的,被划破皮肤的痕迹,伤口太轻微存在得毫无痛楚。
          睦月始又抬起了左手,啊,也有。那一道一道缠绕的,断续的红线让他不由自主想起那个芬芳的梦境,以及缠绕在他腕上的,倾诉般的紫蔷薇花。
          这真的是梦吗…?睦月始抚下衣袖,揉揉紧皱的眉心。
          “不要在意,可能是昨晚意识不清醒时在哪里挂到了吧。”
          “啊!是的呢,我也经常会不明不白地在身体上发现一些小伤口,是平时太不小心了哈哈……”敏感的葵应是察觉到了始不愿谈论的抗拒,贴心的笑着结束了话题。
         “昨晚是隼把你送回宿舍的,说起来还应该去感谢他呢。”春走过来,拿过始放下的咖啡杯。
         “隼?”
         “是的,隼前辈坚持要……啊啊?始桑你去哪儿??”
         弥生春看着自家队长大步离开的背影,拍了拍葵的肩,淡然的低下头继续收拾,却发现在始喝过的,白瓷烧金的杯底,安静地躺着几枚紫红色的花瓣,如同刚被人采扼下一般的娇艳。
         弥生春:?????

       

        “抱歉始前辈,我也不知道队长他去哪儿了…”
         在procella的活动室里,长月夜抱歉的看向突然推门的睦月始,水无月泪也在一旁点头表示自己也没有头绪。
         不会真的没有起床吧,睦月始站在三楼霜月隼的门前,抬起手,毫不犹豫的敲下门,九点三十分。
         “哗————”
         出乎意料的,门很快就开了,出现的霜月隼穿戴整齐杵在门口,用身体堪堪挡住了那在两组成员口中有些神秘的房间。
         白魔王像往常一样笑得眉眼弯弯,若草色眼底通透,却望不清深浅。
         “你…………”
         “早上好呀,亲爱的始~”

tbc.

吃我隼始安利!!!

评论(9)
热度(58)

© 海底捞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