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Aa

长久忍耐,永不止息

[隼始]蔷薇丛(中)

蔷薇丛(中)

        “早上好呀,亲爱的始~”
        霜月隼语气上挑,“你这是……来找我索求一个早安吻吗?”
        ……
        睦月始看着那在对他winking的灿烂眼眸,一时反而有些小小的不知所措,幸而他完美的保持了帅气的面无表情。
        “你……谢谢你昨晚送我回来。”神使鬼差的,睦月始后退了一步,脱口而出的竟是道谢。
        “嗯?”霜月隼半眯的眼眸睁大,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对方衣袖半遮的手腕,“举手之劳,更何况——与始亲密接触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呢?”
        睦月始不语,看到隼仍抱着手用身体挡着虚掩的门,两条修长的腿随意的靠在门边,眼中星光点点直直盯着自己,他想起有关隼房间的神秘传言,突觉自己失礼,于是干脆驻步犹豫半秒转身离去。
        “当然,如果始你把这份举手之劳放在心上的话,我会很开心喔!”
        霜月隼雀跃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睦月始脚步平稳,却心如乱麻。昨晚与今早的一切太不真实,自己是不可能拿一个虚无的梦境去质问隼的……冷静下来,刚才自己的行为真是不可思议,难道真是自己与他在一起呆久了?
        霜月隼噙着笑看着gravi队长的身影越走越远,直至消失在楼梯转角,这才收回笑容,啪的闪进房间关上了门。
        房间内原本是十分整洁,但作为initium白金卡NO.5的自我修养,关于名叫睦月始的偶像的goods摆满了整个床头和书架,霜月隼状似深情地凝视片刻,然后弯下腰捧起数不清的,散落在房间各处的蔷薇花瓣,藏在芳香中的蔷薇刺毫不留情的割破了他的指尖。
        霜月隼出神地捏着指尖,想着刚才始的欲言又止,无奈的笑笑:“哎呀…这可怎么是好……”

       
        在月野宿舍楼下的叶月阳发誓他绝对亲自经历了一次不可思议。
        晨间大概九点四十分的时候,他在花园里练声,正闭着眼睛享受微热的朝阳余光,突然一阵清香袭来,接着就被柔软的纷乱的事物劈头盖脸的包围了。
        他急忙睁开眼,看到一地洒落的花瓣。
        挥去衣服上肩窝里的,叶月阳捻起一片细细打量。蔷薇?啊这也是一种可以煮入咖喱的药材呢,不过花园里少有这种需要好好修理的带刺植物,哪儿来的呢?
阳抬起头,避开阳光直射的,那位于三楼开着窗子,是自家队长的房间???
        啊果然是…从哪儿飘来的吧,不过真香。保洁人员走过来与阳打了个招呼,将他脚下的蔷薇扫了去。

        傍晚七时,当叶月阳在休息室里说到这美妙的意外时。
        “哇!好浪漫!”师走驱瞪大双眼,双手合一表示羡慕。
        夜也笑着轻轻道:“听说蔷薇雨是独属于有恋爱心的人的呢。”
        阳看着夜沉沉的眼睛看着自己,莫名感到一丝难为情起来,极力想掩住面颊上一丝薄红:“啊怎么可能……夜你想太多了啦!!”
        弥生春在一旁听着,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眼睛,睦月始则低头看着明天拍摄的广告剧本温习,手指却把那两层薄薄的纸张捏出大理石纹来。
        广告是早就设定好了的,女学生们常用的香水,由他和隼一起出演。
        睦月始放下剧本,霜月隼从早上就称今天身体不适一直没有下楼来,procella成员们倒是一点也不担心,看来那家伙时不时就会搞些幺蛾子。
        不过睦月始的那份担心都差点蹦出心房外了,倒不是担心隼那显而易见的所谓身体不适。他状似波澜不惊,实则心里千军万马,早些时候霜月隼依稀暧昧的眼神牵起千层浪。
        霜月隼一直说喜欢他,喜欢睦月始,从更青涩的中学时期在学习竞赛上初遇,隼的关注便黏在他身上从未撤离过,仿佛一个人执意把自己的营帐扎在一片寸草不生的荒野,然后乐呵呵的对旁人说这里以后会开出鲜花,那样孤注一掷,在始还算轻松愉悦的生活里,有些深沉得过分。
        睦月始不愿意去相信或者仔细思量这些太深沉的,不只他,旁人也不相信这份深沉。
         从隼第一次轻快地向他示好开始,睦月始认为隼这份异样的热情自有岁月来消解,可而今几年几载,岁月并没有起到作用,反而把一片薄冰叠成了冰川,花骨朵开成了蔷薇雨,把他淹了个措手不及,还差点伤及无辜。
        思及至此,睦月始不得不握紧双手,冲破心里的重重不可言的障碍,把一个直白得令人难堪的问题抛向自己:
        ……
        霜月隼真的喜欢我吗?

       
       
        三楼的霜月隼无疑度过了最幸福而又最痛苦的一个休息日,他没有想到经过和屋聚餐的那一晚,他对那个人始终有所保留的喜欢就如此一发不可收的倾泻出来,这不是他霜月隼的作风,真的。
       他厌恶强迫别人,而且他知道那人胜不得酒力,但是那晚他看着他在高强度的live之后,汗水淋漓面颊泛红的模样,突然动动指尖,推过去两杯甜酒。而后看着那人从跪姿,再到坐姿,最后懒懒的斜靠在榻榻米上,脸颊差点碰到左侧弥生春的肩。
        霜月隼眯眼,他知道自己许是有点醋意,于是在走出和屋时,在灯红酒绿夜色的映衬下,伸手轻轻揽过了那人的肩头,对方紫黑的头发痒痒的搔在他的颈窝。
        如果霜月隼真的拥有魔法,那也许其中的一种便是让人把他的真话当假,假话当真。
        他是真的喜欢睦月始的,正是因为喜欢,所以那晚他才什么都没做,把人收拾好扶上床就匆匆离去,完全不像所谓的魔王,反而辛勤得好似黑国王家里忙碌的小保姆。心满意足的他做了个同样芬芳的梦,他梦见他的睦月始在蔷薇花园里等他,而且伸出手,也许是想拥抱他。
        是的,是他的睦月始,而不是那个万千喜欢的偶像,更何况他还只是fan club的NO.5。你怎么这么好,这么多人喜欢?
        喜欢可以做到很多事,所以霜月隼是真的会魔法。
        说起来,霜月隼对于自己在始心中硬性驻扎的计策不是特别的自信,所以他将这有些好笑的感情从来放一半藏一半。但再怎么也掩饰不了自己魔法失控的事实,比如让睦月始做了个不明所以的梦,以及凭空造出的一堆蔷薇花。
        所以说,是自己的喜欢失控了吧。
        霜月隼竭力思考,紧张地比划了一下指尖,砰!空中出现了一个蔷薇花组成的桃心。
        …………
        楼下的睦月始打了个喷嚏,狐疑地抬头望向楼上。

tbc.
隼始好啊,好啊

评论(11)
热度(47)

© 海底捞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