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Aa

长久忍耐,永不止息

[涉英] SIMILE 01(哨向AU)


*以涉英为前提
*another universe
*哨向设定,私设多

——————————————————————————————

边界,夜晚,一望无际的蜿蜒峡谷,深渊巨口般令人不安的道路深处中传来了机车行驶的轰鸣声。

黑暗中天地不分,像拖着星辰的尾巴似的,挂着特殊牌照的越野车熟练又艰难地在沙砾地上打着弯,发出刺耳难耐的摩擦声。

日日树涉独自坐在后座上,通讯用的手机屏幕时不时的亮起却又被很快地掐黑。光影忽明忽灭,令他俊美的脸庞平添了几分难测之感。

“if you get lonely, think of me only~”

在通过后视镜观察了许久之后,驾驶员犹豫地腾出手按下了娱乐电台播放键。

轻柔的女声瞬间充斥了整个车厢,这似乎让日日树涉清醒过来,他把目光从窗外群星收回,把自己压背部住的银白色发丝撩了出来再爱惜的一一捋直。

“even poison is not going to keep me from you~”
日日树涉小声的哼唱起来,尾音俏皮上扬——也许心情也算不错,驾驶员偷偷打量着。

渐渐地,日日树涉纵情起来,他的声音应是浑厚低沉,却又伴着降下的车窗随飘忽的女声一起爬着高音的山坡,诡异又华丽的歌声从他的唇瓣中吐出。

也许是某种普通人不懂的高雅艺术吧?这么想着,年轻的驾驶员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他像是为了掩饰不安,猛地打下了方向盘。

日日树涉看着窗外,偏离的峡谷像黑暗中沉默的巨兽,他们从巨兽卧伏的爪子下驶出,黑色越野车在展开的平原上成为了一只迷茫的蚂蚁,远方闪着灯火点点。

“错了,是这边。”黑暗中看不清高耸的指路牌,在驾驶员察觉到失误之前,日日树涉坐起来倾身向前,轻轻扶了一下方向盘。

“好了~现在正前方是目的地‘梦中凡尔赛’,右边是国道713,左边支路是瓦登峡谷接应指挥所,我们正在国道714上。”

……

驾驶员如梦方醒,关上了失误的导航。

“这是你直接从库里提的车吧,这辆车的导航三年前就坏了,只有引擎还能用。”

看着光屏闪现熄灭,日日树随意地说道。

“为什么不修呢…?”驾驶员握紧了皮质的方向盘,即使初次接触也能感觉到这车价值不菲。

“嗯?应该是想作为证物保存下来吧?——为了三年前的平海战役。”

察觉到了对方无声的疑惑,他轻快地眨眼补充道。“没有听说过吗?哈哈哈哈这也正是平海的遗恨之处呢,作为几乎尸骨无存的现场留下的少数证物…却默默地在黑漆漆的仓库里躺了三年。”

“那…”驾驶员被他话语里包含的罕见信息所捕获,忍不住发问却被日日树涉打断了。

“又要走错了,这边~是这边。”

在疑惑的眼神中,涉笑着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是哨兵的感知力。

强大的哨兵拥有的感知范围可以达到方圆几十个足球场,这足以让他们走上正确的方向。

“我已经可以听到宴会的欢呼声了。”涉闭上眼睛,全面展开感知,这让他看起来非常愉悦。“他们在呼唤着我。”

驾驶员愕然,作为一个普通人他知道哨兵的感知力异于常人,但他仍是第一次接触到感知力如此之强的哨兵。

从后视镜可以看到日日树涉的肩章闪着微弱的光,倒映在微垂的紫罗兰之中。

不适地,悄悄地收回视线,他决定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后座上的那人,联盟的少将,fn的“魔术师”,也许真如传闻所说是个怪胎——哪怕他并不像其他的军官一样言词厉色反而看起来平易可及。

驶过了平坦的国道,穿过被树林包裹的河畔郊区,道路前出现了一座美丽的建筑。

被名为“梦中凡尔赛”的白色建筑,古希腊式的穹顶在夜空中闪着北氪色润泽的光芒,像是女神手中所执的明珠。

灯火辉煌的大门前插着联盟的旗帜。未等把车导入车库,日日树涉撩起头发跳下车,跟着等候许久的侍者走进了大门。



与厚重的门一面之隔的,是与寂静黑暗完全不同的世界。

光影交错,推杯换盏,不同的酒液融合在一起,不同的衣摆纠缠在一起——是日日树涉习以为常的社交场合。

看着红丝绒桌上夹着的白羽毛,同样穿着深蓝色军装的同僚纷纷前来道贺,他才恍然大悟般意识到这场奢侈的盛宴也与他相关,日日树涉的军团——Fn,被空降了一位参谋长。

天祥院英智,显赫家族的少爷,他空降的新参谋长,实力不明的向导。

“英智少爷也是您的校友吧!”

不知道谁好心地提醒了他。

是吗?当年好像是有过这么个人吧…?

可惜了…没有什么印象了,也许因为出了名的身体不好而经常缺席吧…倒不如说军校在读时的记忆都莫名的有些模糊了。

日日树涉摩挲着从花瓶中折下的玫瑰,他并没有为此困扰,若是普通无奇的经历丢掉了也没有什么。

但是现在,他要去向他过去的校友,未来最亲近的新同僚问好。

从人群中望过去,他捕捉了一颗金色的脑袋,或许不算捕捉,那个人本就众星捧月般的显眼。哨兵的视力极好,他甚至可以看清那蓬松的淡金发丝随着主人点头的动作轻轻摇摆。

是他吧,天祥院英智,尽管在制服下显得瘦弱却依旧赏心悦目的体态,执着酒杯的白皙修长的手指,再往上是独属于向导的白色领带,别出心裁的绣了同色系的银白花纹,脸色有些苍白却被明亮的打光所遮掩,还有牢不可破的笑容。

是澄空下的白郁金香。

好看的,放松的,温柔的,在人群中起舞,哪怕只是在和人进行着恭维推让等等无意义的动作。

但是不是花,是美丽的人。

眼睛对上了,是蓝眼睛啊,是会引人沉溺葬身的海洋…朝这边笑了,花瓣摇曳了,嘴角的弧度大了,是在朝我笑吗?我的视线有这么黏着吗?

那双好看的嘴唇动了动,日日树涉竖起了耳朵。

即使日日树涉努力地在熙熙攘攘的杂音里捕捉着那双唇吐出的声音,却什么也没有。

接着一声笑意在他脑海里响起,像春日里的暖风或者是什么别的美好温柔的事物倾注进了他的精神领域。

是倾注而非入侵,这是来自向导的,很熟练准确的定向投射。

就是普通的问候而已,天祥院英智隔着整个社交场的距离,隔着来来往往的香鬓云影觥筹交错向他说了一句“hello”。

接着天祥院英智就被旁边的谁挽起手半推半就地跟着离开了,深蓝色的背影在人影里晃来晃去地消失了。

日日树涉失神,愣了一下,在捏住了稍微有些发红的耳根的同时迅速的加固了精神屏障。

与其他的向导不同,这是一个可以轻松进入他普通防御屏障的向导。

amazing。

日日树涉是一个特殊的哨兵。与多数其他渴望向导安抚的哨兵不同,他是一个抗拒着向导的哨兵。

不过对于这样的情况日日树少将本人并不怎么介意。每当有领导过问起来联盟里的未结合哨兵向导,他就充耳不闻笑眯眯地摆弄自己的玩意儿,偶尔被行政部的门总管揪住头发耳提面命让他赶紧找个向导结合不然等着他的就是漆黑的永夜,也只是不知用了什么魔术把头发变成了丝带或者白鸽逃开了。

日日树从楼梯转角的大理石花瓶里挑了一只白玫瑰,靠在墙角一根一根地扯着上面的刺。

觉醒为哨兵,就意味着要终其一生寻找他的向导,像所有童话里破碎的宝石一样寻找到另一半才能闪耀,无论结局如何——这是初觉醒时就被教给的东西。

一根又一根的玫瑰刺被扯去,却仿佛扯不完似的。逆着渐渐散去的人群,他回神,瞥见楼梯间跳过一点淡金色。
不由自主地就跟了上去。

贵宾室的观景台,他看见他的新参谋长只穿着衬衫趴在栏杆上,绣花衣领半松,蹭着他白皙的脸颊。日日树涉没有感到任何的信息素,却止不住地在夜风里心旷神怡。

“欢迎到来~皇帝陛下。”

特意用了旧时听说过的称呼,这似乎带笑了对方,天祥院英智轻轻的笑了起来,睫毛掩着的蓝色的海洋带起了柔和的波浪,月光是白磷磷的沙滩,一脚踩进去就会陷入。

理所应当地,掏出了袖管里的白玫瑰——很温顺的白玫瑰,却在递出去的那一刻露出了藏在洁白花瓣下的后一根刺,随着英智接过去的动作划破了涉的食指。

执着白色的玫瑰,天祥院英智任由日日树涉托过自己的右手,银白色的发丝扫过他的手背——柔软的嘴唇带来了湿润的吻,印在微微发烫的手心。

英智自然地,颇为得意地抬高了下颚,俯视的眼神翘起的嘴角会让人误以为他作为向导的精神体会是狐狸或者其他狡猾高傲的动物。

接着是反客为主,被亲吻过的手轻巧地翻动握住了那只原本托着自己的手腕。手指轻轻的箍住,天祥院英智在日日树涉的注视下低下头,含住了渗出点点血珠的手指。

指尖被舔舐着,被温暖的口腔包裹着。

日日树涉愣在原地,四目相对,视线久久地黏在一起,他出色的感官让他清晰地听到英智舔弄他手指的水声,英智缓慢起伏的呼吸声,以及他自己的,重如擂鼓的心跳。

没有闻到任何来自于向导的信息素,日日树涉再三确认。然而没有关系,这是来自于向导的如此明日张胆的勾引,白色的郁金香主动吐露出娇嫩的花蕊,怜爱他则是偷花盗贼的义务。

日日树涉动了动手指,指尖划过了敏感的口腔上颚,英智发出了细小的嘤咛声,落在涉的耳朵里却清清楚楚。

大拇指顺势摩挲着苍白的脸颊,让英智闭上了眼。抽出被唾液濡湿的手,日日树涉吻了上去。

后背堪堪抵在雕花的栏杆上,英智被压制着亲吻。上半截身子探出了栏杆危险地颤抖着,却被环住了——日日树涉的手死死地钳在腰间,不断收紧。

怎么像个才初觉醒的哨兵一样。天祥院英智在心里笑着,却微启唇齿,让滑腻的舌头闯了进来肆意扫荡。

英智睁开眼,看着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感受到睫毛痒痒地扫过,日日树涉放开了他,伸手把英智鬓边的碎发别在了耳后,就再度吻了上去。

舌尖被勾着起舞,互相纠缠着着推杯换盏,来不及吞下的唾液从嘴角流下,不知不觉的英智把双手缠上了涉的脖颈,感受到涉的手来到了他单薄的后背,陷在两片翕动的蝴蝶骨里摩挲着。

眼前的哨兵情动了,即使不用精神力去试探,天祥院英智也感受得到。那么…在那双手开始揉捏自己细窄的腰的时候,英智轻咬了对方的舌尖,对方吃痛却并没有想要退出的意思,不行,要窒息了。

不得已只有将手附上对方的胸膛,用了些力道推开…
“去沙发上。”在被天祥院英智揪着领带后退几步倒进室内时,涉听到他在耳边说道。

TBC.

——————————————————————————————

,越到考试我越浪…甚至还开了个坑…emmmmm…
以及还没出场但是还是说一下吧以后剧情里会有零薰…嗯各位及时避雷

评论(2)
热度(137)

© 海底捞Aa | Powered by LOFTER